观察无自性并成立空的过程

Posted by loongyowl on April 27, 2020

下午和几个朋友在咖啡馆聊了会儿佛法,然后开车去学校接女儿到专业老师那里去上课,顺路带了她的几位同学。

女儿明年就要高考了,由于是艺术生年底还有专业考试,虽然是国庆长假却依然白天要上课,晚上还要专业补习,看着她消瘦的脸颊真的有点心疼。路上和孩子闲聊了几句,同学们在后排叽叽喳喳,一番快乐的景象。

到了老师附近的一座商业广场,女儿说要和同学一起去吃饭,让我自己将车停到车库去,晚上再去接她。我说一起吃饭吧,不能丢下老爸不管啊;她说一起就要请大家吃饭,我说可以啊,但她还是执意让我在商场的路口停下来,然后拉着同学们一起下了车。看着她们一群挥手而去,白的衣衫在傍晚的夜色中翻飞隐没,我只有苦笑一下,径自开车离去。

我想她的意思大概是怕我请同学们吃饭,多了开销,或者也不想我和她们多说话,担心我说错了什么,总之她的踌躇我能理解,而我的好意,全没有被接受。

独自一人去吃了点东西,找了一家咖啡馆等孩子放学,耳边响起了那首熟悉的“青花瓷”,不觉心底里悠然升起一丝孤单的感触,望着窗外的丝丝细雨,陷入沉思。

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 ……

送孩子上学,等孩子放学,接孩子回家,这样的行动从孩子幼年就开始,虽然大部分是孩子的母亲以及爷爷奶奶在照顾,我也很少操心,然而想着孩子明年就要高考了,这样的等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,不免有些失落。

孩子小的时候,希望她能快点长大,等真的长大了又觉得最美好的,还是她的小时候。这种流逝不返的体验总是要在一个人静下来时,才能够觉察到。时间的河流冲刷掉一切现实,将好与坏的感受都深埋于记忆中,等我们有一天重新拾起,发现即便是那些不满意的,也格外珍贵。因为那是用生命刻画的痕迹,如同大树中的年轮,生成了就不能再改变。

daughterrain.JPG

想起孩子成长的岁月,陪伴的时候总觉得太少,这也许是所有父母的情殇,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视而不见,而一旦觉得要分离,却又思念不已。

最近看到一位朋友的微信圈,说“我们总是愿意给陌生人感动,却常常与身边重要的人交流困难,以致有时候误会丛生,到底因为什么呢?”这算是说到我得心底里了,虽然我自问做父亲做爱人做儿女都算是及格的,但在和亲人们沟通交流的时候,还是不免让他们费心,甚至是伤心,想来这也不是个案,绝大多数人应该都是如此,然而不足与不满总是萦绕在心底,却是无法圆满所有的结局。

常在一起不免忽视,经常交流难免随意,我想所有这些无非是欲望太多,而考虑太少了罢。 欲望太多,要求也更多;不但要求自己,也要求身边的人,所以不免因期望而苛责。 考虑的少,同情也更少;缺了同情和理解,看不到自己的有限,更看不到别人的苦衷,所以经常会以己度人。

这是常情,却未必能常知常觉,而且就算你能知能觉,别人也不一定能。这正应了一句话:“你可以在某些时候让某些人满意,却不能在所有时候让所有人都满意”,一个人想要周全,想要圆满,这真的是太难。

我回忆起佛法的唯心,虽然我们无法改变现实中的难,但可以将现实揉碎了放入心底里,捏成我们想要的果,然后以这果作为智慧的滋养,去发动入世与出世的行。

于是,我试着把现在看成将来回忆中的过去,然后把将来看成即将过去的现在,那眼前的苦瞬间就变成了甜,所有的不满也成了缺憾的美,一切烦恼如同这天上的雨,可以落在我的身上,却不能打湿我的心。

我刻意地回复那位朋友的微信圈:

“因为离得近,忘了终究要分开;因为爱的深,忘了曾经是路人。”

这话显得多么毅然决绝,却又是那么的真,过去的并没有过去,将来的已经在来,正如李大钊在《今》中一文所说的:“一擎现在的铃,无限的过去与将来遥相呼应”。

我从沉浸中苏醒,那首歌居然还没有唱完:

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 …

龙吟的二维码.jpg


licenses.png

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 4.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